不是我,还会是谁呢?

dafabet 2019-08-11 20:1992未知梦竹

不是我,还会是谁呢?

记者杨晴雯/台北报导

立法委员高金素梅,高中时就知道是B型肝炎带原者,因为是母体垂直感染,全家兄弟姐妹也都是带原者。不过因为当时肝病资讯不够普及,在她34岁时不定时反覆胃胀,令她想起因肝癌过世的薛岳,证实肝癌前也出现胃痛,于是主动要求医师作超音波,结果发现1颗肝肿瘤,让她吓坏了,但也立即接受这个事实,接受治疗,目前已与此疾和平共处长达20年。

▲立委高金素梅与肝癌和平相处迄今20年(图/记者杨晴雯摄)

高金素梅说,确诊前是在1999年7月的某个工作天,下午准备拍戏前胃胀感又来了,还有发烧情形,觉得不对劲赶紧到诊所检查,医师认为是作息不正常、生活紧张导致的,因此安排作胃镜,开了药就让她回去休息。高金素梅想起10年前与她同样是歌手、也同样是B肝带原者的薛岳,在证实罹患肝癌前,也是感觉胃痛,因此主动要求做腹部超音波,没想到真的发现肝脏有1颗6公分的肿瘤,胎儿蛋白高达4000多,及时开刀才挽回一命。她直呼自己很幸运,肝脏外有包膜覆盖,所以癌细胞未扩散出去。

高金素梅回想当时听到罹癌的噩耗,完全不能接受!不过也因为罹患肝癌后,她开始大量阅读相关书籍,了解到高危险因子自己就中了90%,如抽菸、喝酒、作息不正常等,她就比较释怀了,甚至告诉自己,不是我,还会是谁呢?随即接受正规治疗,也立刻辞去演艺圈的工作长达1年,她说,手术成功也让心情跟着轻松,身体变得轻盈许多,在养病的1年时间里,累了就睡、饿了就吃,有别于演艺圈的日夜颠倒,没有休息的日子,她说养病的那1年是我最幸福的时候,真的是踏踏实实,才像是真的在生活。

不过,术后的追踪与手术时的心情相比,前者更让她忐忑不安。高金素梅说,怕会复发,所以术后追踪5年是关键,但也是最让我最感到煎熬的5年她表示,因为每3个月的追踪都很怕会从医师口中听到不好的消息。养病期间刚好是921大地震发生之际,新闻媒体报导灾情惨重,很多人因此丧命,这让她深深感受到生命可以是强大的,同时也可以是很脆弱的。而这个想法也促成其决心参选立委的动机,开启了另一个新人生。

9月21日刚好是我生日,我才走过一个生命历程,一个地震却轻易带走人命,我还可以活着,虽然是癌症病人,但我就是很想到部落去安慰他们,探访后,觉得原来生命太重要了,我也很想为他们服务。高金素梅说,不过身旁的亲友都很反对,因为才刚手术完1年,怕会影响健康,但仍拉不住其想为原民服务的心。她于2001年成功转战政坛,以无党籍身份当选山地原住民选区立委。

dafabet官网 Copyright © 2014-2019 版权所有